用死刑都管不住铁血宰相更亲身参与!说说欧洲人到底有多爱决斗

法王的卫队长杜·盖克兰和威廉·特鲁塞尔的决斗其实更像场比武。起因是威廉·特鲁塞尔的好朋友威廉·布伦布在战斗中输给了杜·盖克兰,当然据说杜·盖克兰是能完成三大挑战的牛人(穿着全身甲跳过战马,将十字弓顶在肚子上上弦,攥出篱笆桩里的水)。威廉·特鲁塞尔觉得很不服气,他打算教训一下这个法国人。但是他的上司兰开斯特公爵不赞成这种行为,他以决斗得不到保障为由拒绝了他的要求。

于是怒气难消的特鲁塞尔到处寻找和杜·盖克兰交手的机会,终于被他找到了一个借口。一次冲突中特鲁塞尔的一个亲戚被杜·盖克兰俘虏,按照传统要缴纳赎金。特鲁塞尔就向杜·盖克兰传了个口信,要求先放人后给赎金。杜·盖克兰当然拒绝了这个无理的要求。收到杜·盖克兰的回信,特鲁塞尔如获至宝,马上就以自己的信誉受到怀疑为由向盖克兰提出挑战,要他对自己的名声受到伤害一事负责,并提出了进行生死决斗,长矛、剑、匕首各三个回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karaz.net/,西蒙-穆尔杜·盖克兰正患疟疾卧床,但是仍然接受挑战,并请法军的统帅德·安德烈元帅安排决斗,还提出了100弗罗林金币的赌约,用以宴请作为证人的骑士。

兰开斯特公爵极为恼火,他告诉特鲁塞尔:如果他强迫杜·盖克兰在病重的情形下进行决斗,将是对骑士精神的亵渎,也是给英国抹黑。特鲁塞尔羞愧难当,于是通知杜·盖克兰将决斗推迟至他完全康复之时。杜·盖克兰不愧为牛人,回答道:我不想在所有贵族都接到邀请之后推迟决斗,我不但有参加决斗的力量,还足以打败像您这样的对手;如果我不能按时出现在决斗场上,那么就可以认为我失败了,您可以随时施惩在我身上。否则我就不配再称为骑士。

如此傲慢的回复自然让特鲁塞尔无法接受,兰开斯特公爵也十分恼火,不再阻挠特鲁塞尔参加决斗。

决斗之日,英法双方几千名贵族骑士前来观战,西蒙-穆尔法国方面显贵云集,大批贵族争相充当盖克兰的助手,扈从、卫兵、号手浩浩荡荡。特鲁塞尔一方则要低调的多,只有两个助手、两个扈从、两个剑手、两个号手。

决斗在号声中拉开帷幕,盖特兰情形不利,他仍然发着高烧。在第一轮冲击中,他的右臂被击中,整个人向左侧倾去,差点掉下马来。观众们发出了一片哀叹,都认为他不行了。不过杜·盖克兰的牛人名声不是浪得虚名,他很快就振作精神,在第二轮冲击中击中了对手的肩膀,干脆利索的将他击落马下(马上比武中长矛的准确性要求极高,假如落点偏下击中了马就会被嘲笑,偏右则会被盾牌挡开,所以骑士们都是利用长矛穿环来进行训练的)。杜·盖特兰翻身下马,抽出长剑,来到仍然倒在地上的特鲁塞尔面前,准备砍下他的头。德·安德烈元帅示意他决斗已经结束,制止了他的行为。得胜的骑士在欢呼声中被簇拥着离去。决斗结束的太快,观众们很不满意,双方的扈从不得不用无头的长矛打了一场以满足大家的希望。

决斗助手的数量不固定,从一个到二十个都很常见,这主要取决于他的朋友们是不是很希望参加战斗,有些人很喜欢做助手,这样既能满足他们的血腥爱好,又不必整天忙着找碴挑起决斗,助手们常常在决斗手受伤或倒下后开战。另外观众们也常常鼓动助手们继续战斗,来满足他们对感官刺激的追求。

1652年,波弗特公爵和内穆尔公爵在御前会议上吵了起来,于是他们开始了一场决斗。他们选择了手枪作为决斗武器,结果比赛结束的太快,第一回合内穆尔公爵就被子弹打死了,双方的六个证人很不过瘾。内穆尔的助手威拉斯侯爵马上向波弗特公爵的助手埃里库尔挑战,双方用剑决斗,这次时间足够长,证人们可过瘾了。埃里库尔在决斗中被刺死。

有很多人热衷于参加决斗,所以经常搬弄是非,挑起决斗或者参加决斗,他们是如此热衷于决斗,有些人简直让人不可理解。例如德·拉比第伯爵一天在剧院外碰到一个人,这位先生拦住他问他:你叔叔叫我酒鬼一事你是否清楚?伯爵回答说他不清楚此事,因为他很少见到他。布吕克(拦路的这位)说:我没法找他决斗,他住的太远了,所以我只好来找你了。拉比第伯爵莫名其妙,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把争执升级:我明白你的意思,既然你想要我代替我的叔叔,我的回答就是:不管谁说我叔叔叫你酒鬼,他都是在撒谎。

就这样套来套去一场决斗眼看就要展开,幸好被人拦开,于是他们约定了找个合适的地方继续,然后就彼此道别。

几天以后,一个从未见过的人跑来找伯爵,要求做他的助手,他既不认识德·拉比第,也不认识布吕克,不过他希望做他的助手参加决斗,因为他听说德·拉比第勇敢。伯爵赶忙谢绝他的好意,因为跑来帮忙的人太多了,他担心决斗会转变成一次群殴。

在路易九世(这位发高烧收到上帝感召,发动两次东征,最终把命都搭上的圣人)以前,只有冒犯军权、强奸、放火、行刺、西蒙-穆尔盗窃这些罪名的指控才允许决斗,我们的这位圣路易觉得决斗可以用来解决所有案件。他的法令取得了灾难性的后果,每个星期都有4、5个上流社会成员死于决斗。国王们不得不遏制这种势头,虽然他们总是三心二意的。其中尤以亨利四世国王为甚,他颁布了禁止决斗的法令,却对参加决斗的人说什么如果我不是国王一定会做你的助手。

禁止决斗的命令受到了极大的抵制,贵族们不敢挑战国王,于是他们把矛头指向了支持法令的大臣。

红衣主教黎塞留公爵坚决执行这项法令(这一点上《三个火枪手》中有表现,主教卫队满大街逮捕决斗者)。这个行为使他四处树敌,幸好他有神品,所以敌人们无法向他挑战,不过他的弟弟黎塞留侯爵可就倒了霉,赛米涅侯爵为了报复他的哥哥,挑起了和他的决斗,并在决斗中杀死了他。暴怒的主教决定用铁腕来对付决斗者。他把突破口选在了臭名昭著的德·布特维尔身上(大家还记得他吗?就是那个整天忙着决斗的恶棍),在一次布特维尔和波弗隆侯爵的决斗后,红衣主教把他们两个的脑袋都砍掉了。

主教的手段如此残酷,对于决斗中死去的人也不放过,他命令将他们剥光后吊在绞架上示众,他的手段受到了一定的效果,不过时间并不长。因为人们畏惧的不是死亡而是蒙受耻辱,害怕受到旁人的蔑视。死亡不足与威慑这些人,他们蔑视死亡,因为他们把虚荣看的比生命更重要。在德国假如一个人仍然能够站立而不继续决斗,那么他以后就不能修理胡须,佩戴武器,骑马和担任公职。(德国的决斗风气持续的时间最长,到了俾斯麦殿下上大学的时候仍然极盛,首相阁下自己就经常参与这种活动,他们偏好用剑把对手的鼻子割下来)这样的社会风气下,决斗绝对不可能被禁止。

决斗盛行于所有西方国家,都柏林一天曾经多达30场,俄国人的风气更不必说,他们什么都学法国。托马斯·杰斐逊用决斗来奠定联邦,如果他失败我想美国可能就不是今天的样子。

▲俄国著名诗人普希金死于决斗,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法国数学家伽罗瓦死于决斗,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君主们想尽办法来制止决斗,腓特烈曾经颁布命令,普鲁士军队允许决斗,但是决斗要在整团士兵面前进行,因为士兵们要看到公平竞赛,不过士兵们接到了另一个命令:向决斗中站着的那个开枪。

但是这些手段并不能持久,只要执行者稍一松懈,决斗就会卷土重来,因为什么?一位受审的议员这样说:这种事情,社会要比我本人负更多的责任,公共道德才是至高无上的法律,其他法律,不论是人的还是神的,都不被遵守。是的,与这种法律接触,只会带来痛苦和毁灭。就是这种至高无上的法律,用屈辱迫使人们遵守它,迫使人们不情愿的进行决斗。在这个国家的头顶上沾满了决斗者的鲜血,也玷污了我这双不幸的手。

▲1967年,马赛市长和社会党候选人总统候选人在法国进行了人类最后一次决斗,图片来源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