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作义做出了正确的历史选择你如何认识这一选择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如果问我的线、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在读书期间就已经被乌鸦转化为共党成员了;

3、傅希望自己属于保持编制不动,结果被打散重编,绥远和平解放后,绥远军被派往朝鲜,损失惨重;

4、傅希望自己在河套地区修水利,被毛安排成为水利部部长,傅把在美国学水利的堂地傅作恭招回,傅作恭前往黄河刘家峡水电站,后被饿死在夹皮沟。

5、傅的“起义”的确为保持北平古城有巨大的贡献,不过后来北京城建,城墙,城门楼子,牌坊……呵呵。

6、有个传言,说傅作义打算在北平巷战,死战的,结果林标来了一句,你想让北平成为长春第二吗?傅可不敢饿死上百万北平军民,就降了。

展开全部前边那个回答基本扯淡,第一,ccp不用乌鸦,因为当时ccp实在没那个钱养能渗透到KMT高层社会的乌鸦,那可是个郭汝瑰沙发烂两个洞不换就是简朴过分的阶层!再说内ccp情报人员众多,也不差一个两个,完全不需要。ccp一个内奸都不用,就能把日本人部队精确到人,到军衔,到籍贯,又何须养这么花钱的东西?(《陆军步兵漫画物语》)

傅作恭的传说从尸骨无存到雪化了才找到,有各种版本,不过随便哪个版本都是扯淡,这人也根本不是什么海龟。

也是被人虐的水准,因为情报战力低的原因是士兵容易离散,不能单独行动。而城市战,最讲究小队作战,在这种情况下,ccp的小股分队逐屋推进战术,完虐KMT。这个战术是街上不见人,钻巷炸墙渗透推进,至少有2战水准才可以打这种战斗,这也就是为何ccp不敢打日占城市,却敢打KMT城市的原因。如果KMT守街垒,就会遭到沿街屋内的全方位打击,如果也撒兵进巷,那只能有去无回,直接投降算了,KMT400-500w大军,其实没死多少,都是投降了。

东北边防军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请示应急办法(张学良当时正在北京慈善义演上看戏),荣臻命令:“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原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从九一八到七七事变》第26页,中国文史出版社1986年)

“现在日方外交渐趋吃紧,应付一切,亟宜力求稳慎。对于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当万方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即希迅速密令各属,切实遵照注意为要。张学良。鱼。子。秘印。”(《张学良文集》第488页,香港同泽出版社1996年版。参《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中华书局1988年8月第1版第67页)

九一八事变的第二天上午10时,张学良接受天津《大公报》记者访问时则坦言:

“实告君,吾早已令我部士兵,对日兵挑衅,不得抵抗。故北大营我军,早令收缴军械,存于库房。昨晚(即18日晚)10时许,日兵突以300人扒入我营,开枪相击。我军本未武装,自无抵抗,当被击毙三人。”不仅如此,多年之后,张学良还在接受唐德刚的采访中明确说到:“说‘不抵抗’是中央的命令。不是,不是的,不是的!这个绝对不是的,不是事实”。

很明显,东北军在“九一八”时的不抵抗政策完全是执行张学良的命令,这一点毫无疑义!

明明是就是千夫所指、丧权辱国的“不抵抗”,何以荣臻却声称“大家成仁,为国牺牲”,这是哪门子“为国牺牲”呢?而张学良面对媒体竟然也毫不掩饰地宣称“我军本未武装,自无抵抗”。张、荣二人何以如此理直气壮?因为这是执行蒋的命令:

“早在沈阳事件之前的夏天,他(蒋介石)就在庐山举行扩大会议,讨论当时提出的特别是少帅在东北的集团提出的对日采取强硬态度和直接抵抗日本侵略的政策等要求。委员长是个现实主义的政治家、他觉得必须对日谈判。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精明的政治家,他不愿意公开明言直接谈判的政策。我猜想那就是我被任命为外交部长的缘故,要我首当其冲。”[《顾维钧回忆录第一分册》第425页,中华书局1983年版]

“九一八”事变前两个月,日本人刻意挑起“万宝山事件”、“中村大尉事件”,并鼓动朝鲜排华浪潮,侵占东北之心已经路人皆知。在此危急时刻,蒋总司令在1931年7月12日给张学良发电则明确要求:“此非对日作战之时”。[郭廷以《中华民国史事日志·第三册》54页,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民国73年6月]。

据时任沈阳市公安局督察长兼公安总队长的熊正平回忆:九一八事变前两个月,沈阳形势即日渐紧张。……黄(警务处长黄显声)遂亲赴北平向张学良报告。他回来向我说:“副司令派王维宙(王树翰)代表他到南京请示中央了,蒋介石指示不必惊慌,有九国公约及国联,日本不能强占我领土,万一日本进攻,也不可抵抗,以免事件扩大,处理困难。副司令又说,‘你们地方武装可加紧训练,严加戒备’。”[《原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从九一八到七七事变》第50页,中国文史出版社1986年]

虽说“铣电”存疑,但是当南京8月15日接到关东军将在东北诱发军事行动的情报后[郭廷以《中华民国史事日志·第三册》66页],蒋介石于9月11日致电张学良则是明确无误的:“避免与日本冲突”[郭廷以《中华民国史事日志·第三册》76页]

9月15日,东北军方面发现日军有明显异动,中日战火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时任东北边防军长官公署副官处副处长的李济川受张作相的指派当面请示张学良,张学良答复:“蒋委员长告诉我,东北外交总的方针是和平解决,不能酿成军事行动。我们能解决的就解决,不能解决的由中央负责。你迅速回去,请辅帅相机处理。”[《原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从九一八到七七事变》第15-16页,中国文史出版社1986年版]

九三一年五月,南满铁路会社总裁内田康哉曾警告辽宁省主席臧士毅,束北铁路悬案必须作相当解诀,否则日本少壮军人将有行动。六月初,臧士毅派员赴北平向张

学良清示,张未加重视。及万宝山事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karaz.net/,布赖恩中村事件发生,七月六日,命沈阳东北政务委员会,力避与日本冲突。蒋中正忙忙于对江西红军进行第三次围剿,及应付两

广军事,十二日,致电张学良,谓「现非对日作战之时,以平定内乱为第一。」七月二十三日,通电全团,宣布「攘外必先安内。」八月中旬,得知东北军有意启事(?),尚不了解其最后企图。九月六日,张学良命沈阳军事负责人谓,「无论日人如何寻事,须万分容忍,不与抵抗,以免事态扩大。布赖恩」十一日,蒋亦命其避免与日本冲突。事变之日,蒋赴江西督师剿共,兼防粤、桂。此为不抵抗政策的由来。”[郭廷以《近代中国史纲》627-628页]

的资料否认蒋介石使用过“不抵抗政策”一词,但是不否认蒋曾经命令少帅避免与日军冲突。……[布赖恩·克罗泽《蒋介石传》第109-110页,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10年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