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讯在生物进化的过程中,有些物种会兴起,有些物种则会消失。对于一种生物来说,如果它在食物链当中的猎物渐渐消亡,那么它本身的生存发展也会受到很大的威胁。足球的发展变化也有类似之处:当有些类型的球员因为技战术的革新而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与之相对应的类型的球员的生存空间同样会受到影响。

里克尔梅被认为是“最后一位古典前腰”,而与古典前腰相对的自然就是那种专干脏活累活的破坏型后腰。当古典前腰已经找不到生存空间的时候,破坏型后腰的处境又如何呢?和古典前腰一样,这个位置也在经历着变化和革新。

乌克兰名帅洛巴诺夫斯基的得力助手泽伦索夫曾经说过:“每一支球队都有一个把队友们联系在一起的球员,也都有一个破坏这些联系的球员。”在球队里,总有那么一些球员天赋并不是特别出众,也没有很突出的技术能力。他们帮助球队的方式,就是做两倍的防守工作,弥补进攻组织者在防守中贡献不足的问题。这群人有一个称号“挑水工”,他们的生存方式很简单:不断地奔跑和拼抢,夺下球权,然后将球交给进攻组织者。他们也许永远只能活在巨星的阴影下,但他们对球队来说却是不可或缺的。

这一现象在意大利体现得非常明显。意大利语中有一个词叫做mediano,翻译过来大致是“平常人”的意思,就用来形容这样的中场球员。早年AC米兰队的金童里维拉很少参与防守,为了保证攻守平衡,球队会派上中场洛德蒂。洛德蒂表示“为里维拉这样的球员跑动是值得的”,而他也被人称为“里维拉的第三个肺”。 抢下球之后,洛德蒂会把球交给里维拉,让金童用他魔术般的脚法制造惊喜。

在那个人盯人防守还比较盛行的时代,“挑水工”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对进攻组织者进行贴身盯防。意大利名帅特拉帕托尼球员时代就是一个出色的mediano,他以阻止对手得球著称。据说他曾经在一场友谊赛中,没有让球王贝利接近皮球(当然,贝利那场友谊赛只踢了26分钟)。特拉帕托尼的这种防守方式被称为“邮票”,有死死贴住、不留丝毫缝隙之意。长期效力于意甲,深谙意大利足球之道的丹麦中场贝尔格伦也是个中高手。他非常热爱跑动,在训练时甚至会主动跑外圈以锻炼耐力。在1984年欧洲杯丹麦对法国的比赛中,贝尔格伦对法国巨星普拉蒂尼采取了严密的贴身盯防。赛后他对记者伸出三根手指,称“普拉蒂尼全场只触球三次”,也成为对“邮票”的一个经典诠释。

作为这一位置的代表人物之一,罗密欧-贝内蒂则让人一眼就能知道这个位置球员的特点:这位效力过AC米兰和尤文图斯的中场长相剽悍,身材健硕,威慑力极大;同时他还有着很硬的脚头,远射功夫出色。最近一个著名的“挑水工”加图索,同样是那种混不吝的角色:谁也不服,充满战斗欲望,好像能够一直奔跑到太阳落山。用皮尔洛的话说:“加图索真是一个超人,他总是能给队中的每个人带来正能量。”虽然皮尔洛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古典前腰,但作为一个后撤的中场组织者,他也需要这样的“挑水工”来保护。意大利教练们甚至会在中场放上不止一个这样的球员,来保证自己手下的进攻球员能够充分发挥创造力。

对于经常做这种工作的球员来说,进球当然是件稀奇事。在为AC米兰效力期间,特拉帕托尼在274场比赛里只打入3个球。加图索为米兰踢了十几年球,联赛进球数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对于这些球员来说,他们给球迷们带来激情的方式从来都不是通过破门得分,而是通过不断的拦截让对手难受,同时保证受球迷们喜爱的天才们能尽情发挥。在意大利语当中还有一个短语来形容这些球员:distruggitori di gioco(进攻毁灭者)。在意大利足球的发展历程当中,他们俨然已经将破坏进攻演绎成了一种艺术。

在21世纪初的世界足坛,马克莱莱绝对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2003年夏天,皇马出售马克莱莱给切尔西,导致银河战舰一期开始走下坡路。他在中场的覆盖和拦截,是巨星们能够在前场屡屡上演精彩演出的保证。卡西利亚斯在回忆当年那段岁月时,留下过这段经典的话:“如果一定要在那一届球队中留下一个人一直当我的队友,我不要齐达内,也不要菲戈,甚至不需要罗纳尔多,我只想要马克莱莱。”不过在当今的比赛当中,这样一位防守能力极其突出的后腰,却很可能不再像当初那样为球队所必需。

关于这一点其实很好理解,因为足球比赛的节奏越来越快,流动性也越来越强。在这个门将都要掌握十八般武艺的时代,一个基本只能防守的后腰很难保证球队的流畅运转,无论他的防守水平多么高超。强调球员的多功能性,对足球战术史有重大贡献的名帅萨基就说:“在我的体系里,谁获得球权,谁就是进攻组织者。但如果你有马克莱莱这样的球员,他就干不了这个。尽管他拥有很强的抢球能力,但他缺乏组织进攻的那种灵感。” 换句话说,如果派“挑水工”登场,你的战术意图是偏向于被动的应变(抢对方的球,交给自己的组织者),而非主动的出击。功能过于简单的球员,反而让对手的应变更为容易。

另一点则是防守体系的变化,这种变化并不只是抑制了进攻球员:如果说“区域防守”的流行大大限制了古典前腰,那么从瓜迪奥拉的梦三开始的“控球+高位逼抢”的防守方式则让苦力型后腰的价值明显下降。由于球队通过保证控球权来进行防守,对中场球员防守能力的要求降低,对脚下技术和传控能力的要求则明显提高。巴萨中场相对偏重防守的布斯克茨,除了抢断和拦截能力之外,他的分球调度和组织能力也是不俗的。而高位逼抢的普遍使用,则让中场球员面临的防守压力减轻了一些。再加上各队的进攻发起点早就不止一个,这些因素都使得传统的“挑水工”在场上的地位更为尴尬。

就拿皮尔洛来说,在他效力的球队里,中场总是会配备一些保护他的球员。在来到尤文图斯队之后,他的中场搭档变成了比达尔,智利中场跟加图索的区别很大。他同样能够完成精彩的盯人防守和干净利落的抢断,并且拥有超凡的斗志和鼓舞全队精神的能力。但与此同时,他能够发起进攻,为队友送出妙传,还能频繁前插到禁区射门得分。而尤文图斯的其他中场如马尔基西奥和博格巴,和加图索当然也不是一个类型的球员。

切尔西2008-09赛季和2011-12赛季两次在欧冠半决赛中对阵巴萨时的中场部署也值得关注。在希丁克手下时,切尔西强悍的中场成功压制了巴萨的进攻,当时表现最抢眼的是埃辛;而到了迪马特奥手下,拉米雷斯和梅雷莱斯两位防守并不算特别顶级的中场进入首发,巴西人还成为两回合当中最抢眼的中场球员——首回合快速反击中精准的横传助攻德罗巴,次回合高速插入禁区用绝妙的挑射打入关键的客场进球。从马克莱莱、埃辛到如今的小法和马蒂奇,传统拦截型中场的地位的确在不断下降。

在球员的数据统计越来越细致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定义一个D/O指标,它等于场均抢断和拦截的总次数与场均威胁球次数的比值。很明显,这个比值越大,就表明该球员越偏重防守。加图索在2009-10赛季的D/O值为14.5,而比达尔在2011-12赛季的D/O值仅有5.07。这两个赛季中,皮尔洛都出战了超过30场意甲,因此这组数据的对比是有参考价值的。而在博格巴到来之后,孔蒂在上个赛季多次排出比达尔、皮尔洛和博格巴的首发中场,这个中场三人组没有任何一人的D/O值超过4——要知道即便是在皮尔洛因伤缺阵大半比赛的2010-11赛季,加图索的D/O值也是这三人中任何一位的两倍多。

从上图中可以看出,在目前各队的中场配置当中,已经很少出现D/O值上双的球员。无论是在切尔西球迷眼中覆盖范围惊人的马蒂奇,还是国米球迷口中的“智利防守妖怪”梅德尔,他们的这项比值也都在7-8之间。至于布斯克茨的数据为什么会达到8.17,这当然与巴萨前场的MSN组合频繁回撤拿球,接过大量的组织进攻任务有关。更恐怖的当然是拜仁和皇马:拜仁方面阿隆索和阿拉巴的D/O值都不超过3,拉姆更是在1以下;皇马的莫德里奇与克罗斯的中场组合,D/O值分别为2.67和1.48。只有AC米兰的荷兰铁腰德容依然保持着接近于当年马克莱莱或者加图索水平的数据,算是继续保留“挑水工”风格的球员。总体而言,在欧洲最高水平的球队当中,专职防守的中场已经很难见到。即便是德容,在目前AC米兰的中场运转当中,他的调度也有不小的作用。

就像古典前腰逐渐被全能中场取代一样,传统的“挑水工”后腰也在逐渐让位给攻防皆宜的全能中场。进一步说,在球员越来越全面化的大趋势下,只会做某件事情的“专家型球员”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刚退役的特雷泽盖就是一个“只精通射门”的前锋,像他这种踢法的球员如今也很难见到了。在足球运动越来越复杂的今天,专家型球员和全能型球员的矛盾也显得更为突出。一支球队是应该尽可能地使用全能球员,还是应该在个别位置上留给专家型球员一席之地呢?

其实从传统边锋和中锋这两个所谓“消亡的位置”的发展历程当中,不难预测“挑水工”中场未来的发展趋势。4-4-2阵型彻底限制了传统边锋的生存空间,但像纳瓦斯这样直上直下的边路飞刀,仍然是曼城队打不开局面时的一把钥匙;在对方严防死守的时候,一位高大强壮的站桩型中锋同样是破解对手铁桶阵的良药。“挑水工”中场拥有极强的防守能力,在球队需要加固防守时无疑是一个重要的选择。而在对付特定对手时,他们死缠烂打的功力也能派上用场。由此看来,他们很有可能作为超级替补,用自己的绝技为球队带来变化。

苦力型中场并未消亡,而是和古典前腰一样,进化成了一种新的形式。而保留这种踢法的防守专家,也还未被足坛的潮流所淘汰。分工弱化和整体性的进一步加强,带来的将是足球场上的更多变化和足坛更丰富多彩的未来。